律师被踢出微信群后上诉群主:质疑我浪费资源者格局低

2020-03-16 14:24上一篇:律师解答,亲属被抓后的4个处理步骤! |下一篇:36岁女律师被指涉恶重要成员 首度回应:相信法律公平公正

7月29日,山东省莱西市人民法院对原告柳孔圣诉被告刘德治名誉权纠纷案一审公开开庭审理,并当庭做出裁定:驳回原告柳孔圣的起诉,案件受理费500元,不予退还。

法院认为,刘德治并未对柳孔圣名誉、荣誉等进行负面评价,柳孔圣提出的赔礼道歉、赔偿损失的主张,系基于其被刘德治移出群组行为而提起,不构成可以提起本案侵权民事诉讼的法定事由,不属于人民法院受理民事诉讼的范围。

今年1月,柳孔圣因在微信群中发布一张自己微博的截图,群主提醒他,群里不能再说与主题无关的事,并表示“再说你就不要进这个群了”。

随后,柳与一群友对话,两人话语间火药味颇浓,群主认为柳此举是在闹事,遂将其“踢出”了群。

这是一个名为“诉讼服务群”的微信群,群主是山东平度市人民法院立案庭庭长刘德治,被踢出群的是山东平度市律师柳孔圣。

此后,柳孔圣以“人格权受到侵犯”将刘德治告上法庭,要求法院判定后者将其重新邀入群,并公开道歉、赔偿精神损失费。

30日,柳孔圣接受潇湘晨报记者采访,他对判决结果表示满意,“完全认可该案处理结果,且该结果已远远超出我的预期,让我真真切切感受到了中国法治建设的进步。”

柳孔圣:就是因为发了一条微博截图,然后发生争执,我开了几句玩笑,他就把我踢出去了。当时有一个喝多了的法律工作者,他在里面推波助澜,跟刘庭长说,“哥,踢了他”。然后他觉得不太合适,把消息撤回了。然后我就开玩笑,就以为是闹事呢。那个人后来在群里还说自己喝大了。

柳孔圣:我们同事16年,我刚进法院的时候他就已经在法院里了,后来我辞职。平时我们关系挺好的,也没啥矛盾。

柳孔圣:他可能当这个管理员吧,考虑比较多,怕我做出一些让他下不来台的举动,因为他也不知道我下一步会说出什么话来。踢了无所谓,我觉得毕竟曾经是同事,后面再进来就好了。结果他也不解释,别人拉我进他不同意。

柳孔圣:也没有,开完庭,我还跟他打招呼,不是外面想象的那样,打官司就有深仇大恨似的。我到法院办事,我跟他有工作,还是会对接,我们现在相处也还好,现在这个案子已经不是我们俩之间的事了。

柳孔圣:知道啊,都是一些律师以开玩笑的形式提的,比方说规定不能说与立案无关的,不能诋毁法院形象,要传播正能量等。我觉得我发表的内容挺正能量的。毕竟律师聚在一个群里不容易,大家有一起监督违法的权利是不是?

柳孔圣:我被踢出去了后想再进,他不但不同意,还说“这人我删除的,怎么重新邀请进入”。律师要较真,不能因为对方是法官就不敢得罪。后来,我在微博上预警过他两次,他也跟我没沟通没交流,我也是没有别的办法了。

我熟悉官司,知道法院应该不会受理,但是现在有规定,不管受理不受理都应该出具书面材料通知。我当时计划是要上诉,上诉这个过程中要是和解了,把我再拉回群里就行了。于是我就启动了这么一个程序。法院受理不受理其实对我来说没什么,就是想借此,找机会进群。

柳孔圣:他太任性,擅自做主。其实这是个法院工作群,本来是办好事的,怎么能个人随便就给解散了,也没请示领导,太任性了。

柳孔圣:这个群成立的初衷就是把新规矩和新要求通知到每一个律师和法律工作者,是一个公共群。现在政府、检察院等行政机关都有这样的微信群,方便。

柳孔圣:能够获得,但是不便捷。毕竟刚开始实行,需要通知的事,需要规范的事情太多了。

柳孔圣:满意,非常满意,已经超出我的预期了。因为我开始的预期是法院不受理,我就再去上诉一下,制造点影响,通过这个影响让我重新入群,引起大家的讨论。

现在法院受理了,还开庭了,非常重视。昨天省高院的领导、20多家媒体、100多个旁听的,也有政协委员和人大代表都参加,这个普法效果非常好,结果已经超出我的意料。我个人的目的也达到了,因为群没有了,我坚持重新入群的请求没法支持。

柳孔圣:分事,遇到了不公平的事我还是会写。我给法院也纠正过很多问题,律师们都拍手称快。

柳孔圣:红与解决自己和当事人的实际困难是不冲突的,有一种红叫名副其实,是事件让人红,而不是为红而策划事件。所有人都想红,红是追求上进的表现,君子爱红,红之有道,任何自食其力者,推销宣传自己都是正道,没有什么可耻的,我的字典里没有低调二字。我感觉我红是正义之举的巍然,是实至名归。

柳孔圣:不会,我观察网络口水战观察了半年多,从另一个方面说也是因为这个话题热。我发现微博上水军特别多,但我有时间了也会回复一下,不能让他们引导舆论。

那些不支持我的,基本上就没有实名认证的,都是键盘侠,支持我的很多都是实名,只有一个反对的,包括媒体记者。所以不要太关注别人的眼光,他们都不成熟。

柳孔圣:他不是不愿意,就是从来不接受,都不接受。他这个人平时吧,正常的语言交流就很困难,不属于那种健谈的,语言表达很一般。他也不会应对媒体,他也没这个能力应对,或有什么别的因素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