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律师解读章莹颖案新进展:撤销死刑指控的可能性小

2020-03-15 13:32上一篇:博瑞医药称暂不更换涉信披违规董秘,律师征集亏损股民拟推新证券法下首例索 |下一篇:律师谈章莹颖案:凶手即便不判死刑 也将永不见天日

12月14日,法庭就联邦法律对本案的管辖权问题,嫌犯是否该列为联邦罪进行了听证。12月17日和18日,法庭又就嫌犯狱友及其前妻的证词等重要线索是否可以作为案件证据进行了听证。

根据法庭记录显示,关于联邦管辖权和案件证据的两项动议将分别于2019年1月18日及2月4日之前,最快将于两周内做出裁决。这些裁决将影响整个案件走向。

红星新闻记者还联系到美国刑事律师刘龙珠,详细解读了待裁决的动议,分析了控辩双方的获胜几率,以及影响本案审判的证人证词的细节等。

据美国当地媒体报道,12月14日,嫌犯克里斯滕森辩护律师称,联邦政府对于该案缺乏管辖权,因此主张撤销死刑指控。

刘律师指出,美国有联邦和州两套司法系统。绝大部分刑事案件,如杀人放火、抢劫强奸等都由州司法系统处理,联邦政府不会介入。但有两种情况除外,明确是联邦管辖的内容,如反恐和移民类案件等;案件本身是普通刑事犯罪,但嫌犯或受害人在犯罪过程中跨州,或使用的工具跨州。

目前的争议点在于,联邦检察官认为,电话作为一种工具是可以打到外州的,即使嫌犯使用电话的时候,打的就是州内电话,但还是使用了跨州工具。据此,联邦政府就有司法管辖权。

此外,因为案件复杂,资源更丰富的FBI介入章莹颖案。随后,嫌犯的抓捕司法单位是FBI,检控单位是联邦检察官办公室,法庭也是联邦法庭,一直都是联邦司法系统在处理。

刘律师也指出,通常来说,嫌犯律师要求改州和联邦法庭审理案件的动议并不多见。州和联邦对同一个案件的处罚一般比较接近,律师没有必要做这种动议。但本案的特殊在于,嫌犯留在联邦法庭被检控绑架致死罪,最高可判死刑,但伊利诺伊州自从2011年就废除死刑,嫌犯在州司法系统中审判就不会被判死刑。

除了上述是否有死刑的区别,联邦检调机关的检控成功率约为97%,高于州检调机关。所以,嫌犯留在联邦法庭对受害者更有利。

据当地媒体报道,嫌犯辩护律师称,FBI趁嫌犯12月14日出庭时,在没有搜查令,也没有事先通知嫌犯的情况下,搜查了其牢房,还同其狱友和工作人员有谈话。

对此,嫌犯律师发起动议,要求两点:首先,以后不要以此方式搜查;其次,要求举行听证会了解FBI搜查的全过程,说明为什么去,找到什么,是否有记录等。

刘龙珠律师指出,嫌犯在狱中的宪法权利和狱外本质上是一样的,有其隐私权等一系列权利。除非是狱警出于嫌犯安全原因可以不用搜查令就进牢房搜查,而FBI则无权。FBI明知如此还搜查,试图找到与本案相关的笔记。由此可见,FBI在本案上尽量在做哪怕没有结果的事。这种引人关注的案子,FBI和检察官都会全力以赴。

12月17日和18日的听证会,还主要就嫌犯前妻及狱友的证词是否可以作为审判证据进行了听证。

检方从一名与嫌犯一起被关押的狱友处获得证词。证词称,克里斯滕森向章莹颖自称警察,出示了警徽,从而骗其上车。

刘律师分析称,狱友证词大概率来说可以作为呈堂证供。狱友是FBI主动安插,还是狱友知道消息后主动透露,这个部分双方有争议,事实并不明确。即使是FBI主动安插,狱友证词也可以采用。狱友的权利并未被剥夺,也并未胁迫嫌犯。而这部分证词对本案受害者来说,是有利的。

刘律师指出,这正好对检方有利,其证词的反复就证明了其作为证人的证言不可信,有说谎嫌疑。

此前,王志东律师曾向其他媒体透露称,“听证会情况已及时告知了章莹颖家人,而章莹颖家人表示,他们对美国刑事司法程序中过分注重程序而一直推延开庭审判,表示不理解和不满意。”

对此,刘龙珠律师指出,这是美国法律体系中一个非常关键的程序正义与结果正义问题,也值得大家关注,便于理解本案的要点。

美国司法体系中,嫌犯没有被证明有罪的情况下都还是清白的。举证责任在检方,检方需要有足够证据证明嫌犯有罪,而嫌犯不需要证明自己无罪。而检方证明嫌犯有罪的标准很高,以尽量避免冤假错案。因此,需要在每一步根据程序正义,一步一步透明公正,才能有结果的正义。程序正义是看得见的正义,是结果正义的前提,不矛盾。

因此,本案更改审判地点是有道理的。审判不能受到公众情绪影响。而从嫌犯律师的角度来说,所做的各种动议也是正常的,可理解的。做这些动议不代表律师认为一定能赢,但必须要为客户做所有尝试。

在此之前,嫌犯律师是否还可能提出其他影响案子走向、进程或审判时间的操作,这个持久的案件审判是否还可能出现其他意外情况?王志东律师也向红星新闻记者表示:当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