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振华猥亵女童案:该改的是法律本身

2020-06-29 06:28上一篇:首个全国检察机关新时代检察宣传周活动综述 |下一篇:婚姻法新规则的幕后斗争:“共产”还是“AA”

6月17日,上海普陀区人民法院以猥亵儿童罪判处新城控股集团董事长王振华有期徒刑五年。

舆论一片哗然,认为量刑过轻,为王振华做“无罪辩护”的辩护律师陈有西陷入舆论漩涡。

陈有西律师是我的同乡,同一个乡的,隔壁村。他母亲跟我更是一个村的。他是法律界前辈,我加了他微信好友,虽然平时基本没有交流。

如果我的观点跟当前主流舆论一致,无非是摆明立场,划清界限。一旦不一致,很容易被认为是洗地文章,屁股坐歪。

“以暴力、胁迫或者其他方法强制猥亵他人或者侮辱妇女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

如果大家了解一下,就会发现猥亵儿童罪很多只判了一两年,有的甚至只是行政处罚了事。

唯一可以质疑的是该案是否符合“其他恶劣情节”,但检察院和法院都认为不符合,所以最高只能判5年。

从现行法律而论,五年刑期已是顶格,自然不能算轻,但公众舆论,包括我个人还是认为轻了。

如果两者都没有,律师在法律框架之内辩护,法官在法律框架之内裁量,最终还是做出了令广大老百姓难以接受的轻判。

主流法律人都主张轻型主义,要求废除死刑,而我倾向于重型主义,认为死刑不可废,因为我始终认为受害人的人权要优先于犯罪分子。

我们都希望正义得到伸张,如果在当下的法律框架内,正义无法得到伸张,那么修律便成了维护正义的必然选择。

陈有西律师是否有错,我认为有,但不在于其辩护策略、辩护方向的选择,更不在于其天价律师费的收取。

一个辩护律师,只要不毁灭证据、伪造证据,在法律的框架之内进行辩护,不论是做罪轻辩护,还是作无罪辩护,都是其遵循雇主意愿下的自由选择。

至于1200万的律师费,只要不违法,不是风险代理,一个愿给,一个愿要,他人无权干涉。

另外,法律事实不等于客观事实,法官只能根据现有在案证据认定法律事实,依法作出判决,而不能如普通民众一般基于常理作出推断。

还有,当“陈旧伤”这个问题抛出时,更该追查的是,是否之前还受过其他人的性侵这一更严重的问题,而不是怒火中烧,认为对方污蔑女童有性生活。

个人以为,陈有西律师的错,或其失策之处,在于不该过于高调,公开宣布王振华已提起上诉,请求二审判决他无罪,从而激起民愤。

一方是福布斯上的亿万富豪,一方是羸弱的被性侵女童,在舆论对决中,受害人律师天然正义,自然希望能裹挟舆论倒逼司法,不论结果如何,他都赢了。

以前陈有西律师经手的几个著名案件都是作为弱势一方的代理人,掀起舆论攻势,自然对自己大为有利,结果名利双收。

此外,作为涉及未成年人的案件,陈有西律师公布部分案情细节的做法,也侵犯了受害女童的隐私权。

最后,其发布的律师声明也有不够严谨之处,譬如“他(王振华)从无恋童癖和性虐待取向”就容易遭人诟病,应该表述为“目前没有证据显示王振华有恋童癖或性虐待取向”。

如果不修改,舆论场的沸沸扬扬,义愤填膺,唾沫横飞,棍棒乱舞,最终都只落得一地鸡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