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28日,最高人民法院第四巡回法庭在郑州揭牌,2018年12月,首批60名值班律师正式进驻四巡律师值班室,参与化解涉法涉诉信访案件,这在全国范围内走在了前列。近日,最高人民法院院长周强到四巡调研,对值班律师制度给予赞许。而早在2004年,值班律师制度就在河南省信访局实施,开启了信访系统派驻专业律师提供法律服务的先河。

6日下午,河南省司法厅组织郑州市多家律所座谈,10名律师代表讲述值班故事,娓娓讲述中,值班律师略带“神秘”的形象,渐渐有了清晰的轮廓。

律师的专业是法律,而问及在最高人民法院第四巡回法庭、省信访局等部门值班的律师,他们多数先提到了一个词:心理疏导。

河南金学苑律师事务所律师李桂萍2011年执业,是一位年轻的刑辩律师。女性专做刑事诉讼, 2011年时并不多。所里对她的选择所持态度是不提倡、不鼓励,不反对。不过,女律师自有女律师的优势,李桂萍就干的不错,还兼顾公益,2016年开始,在省信访局做起了值班律师。

“当信访群众反映的问题不是信访范畴,而是法律范畴的时候,就会转到值班律师这里。”李桂萍说,很多问题不需要走信访,而是通过法律途径,比如诉讼、调解、仲裁等来解决,值班律师要给来访者释法明理。

不过,很多来访者反映的都是十几年、几十年的历史遗留问题,而来访者却陷入个人认知、个人逻辑的“怪圈”,来来回回,跑上跑下,在河南贞实律师事务所主任王峥看来,面对这种情况,律师要做的就是利用专业的法律知识,为其打开“心结”。

“很多来访者对一审、二审不服,申诉又被驳回了。”王峥是为1996年执业的老律师,经验丰富,她介绍,这类在司法程序上走到头的案子,绝大多数都是公平公正的判决,而当事人却因为不懂法、不信法,只要自己败诉,心中就会有一个假想的“干预力量”,值班律师要做的,就是做好疏导工作。“接访,一边看判决,一边聊天,聊天的过程就是疏导的过程。”

“很多时候,值班律师要解决的不仅仅是法律问题,而是情感疏通。”河南中砥律师事务所主任黄允有同样的感触,他在四巡接访过一对从湖北赶来反映问题的老夫妇,两人在值班室闹了起来,老大爷身体不好,却坚信自己有理,要奔波各地,争口气;老太太则表示法院已经多次审理此案,到头了,不管结果如何,该回家好好过自己的日子。

河南世纪通律师事务所主任甄青锋在四巡及省信访局都有过值班的经历。他介绍,四巡对于信访人员、办理正常程序的案件都有严格程序和分流,每天分配到值班律师这里的相对较少,省信访局则人数较多。在他看来,纯涉诉案件,是律师服务的重点,但实际中接访的很多不是法律问题,律师也解决不了,要做好疏导。“需要给来访者明确一个观念:信访不是‘绿色通道’,要想解决问题,该走司法程序先去走司法程序。”

在四巡值班,律师的报酬是什么?2018年招募公告上就注明“本次招募志愿律师无工作补贴和奖励,四巡负责午餐”。而省信访局值班,也是最近几年开始,每位律师每天补贴200块。

河南大河律师事务所主任刘锋今年7月初在省信访局值班,1天半的时间里,接待近60人。像他这样执业超过20年的行业“老炮儿”,之所以坚持值班,只是为了公益性。“想为社会做点贡献,只要当事人来,就想让他心里舒服着离开。”

河南点石律师事务所主任胡剑南从值班制度开始之初,就参与到了省信访局的值班中。他介绍,律师参与河南省信访值班,当时在全国范围看,是首家;而2018年河南律师又参与四巡值班,再次走在全国前列。参与值班律师,并非年轻的、需要赚取“经验值”的年轻律师,而派驻的往往是有经验的老律师、资深律师。“资深律师都比较忙,为啥愿意抽空参与值班?绝不是为了钱,而是为了情怀。”

河南见地律师事务所主任樊东辉参与四巡值班,也参与了郑州市信访局、妇联等不少部门的公益值班。在他看来,很多来访者因为不懂法,导致不信法。律师的责任之一就是普法,让百姓可以体会到法律的智慧,法律的公正。

律师参与值班,在河南瀛豫律师事务所主任宁书文看来,有一个关键优势:就是律师的中立性。“值班律师提供的是免费的、中立的法律服务。倾听很重要,倾听有助于稳定情绪,之后再给予意见。而来自第三方中立的力量,对于缓解压力很有效果。”

王峥同样提到了“中立”这个关键词。她看来,律师参与信访最大好处,是贴近人心。行政单位说,来访者可能存在不信任。但律师扮演的是中间人的角色,又有专业法律知识,律师的阐释,来访者更容易接受。

河南天坤律师事务所律师段志刚则表示,中立性要值班律师需要一直坚持的秉性,是怎样的就是怎样,不能仅仅为了化解、疏导来访者的情绪,而放弃中立性。

当然,值班律师最重要的标签,则是其专业性,用专业知识解决汇集到小小值班室里的社会“疑难杂症”。

段志刚曾在省信访局接访过这样一群来访者,100多号人,都是做微商的。他们来自鹤壁,反映的问题则是当地公安机关不顾他们的利益,查封了微商账户。经了解,原来,这是一起涉嫌非法集资的案件,公安机关立案侦查非法集资者,属于刑事案,与这些微商本就没有关系。他们所反映的个人资金追偿问题,应当各自找律师解决。通过专业的解答,来访者明白了其中的法律关系,纷纷各自回去找律师解决自己的问题。“每次值班,说到口干舌燥,但大家相信律师,我们也愿意奉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