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17日,上海新城控股集团原董事长王振华因猥亵儿童罪被普陀区人民法院判处5年有期徒刑。本以为案件审完判完,就尘埃落定了。但结果很让人意外,一是坊间对王振华只获刑5年议论纷纷,不平之声此起彼伏,二是王振华的代理律师陈有西发表声明,认为王振华并没有猥亵儿童,不构成犯罪,并准备上诉。

对陈大律接受王家委托代理诉讼,并不让人意外,陈大律在业内以敢言著称,颇有些声名,凡国内重大刑案诉讼,几乎都能看到他的身影或者听到他发声。

但让人不解的是,王振华猥亵儿童案开审后,陈大律不是立足从轻、减轻进行罪轻辩护,而是完全推翻事实,坚持无罪辩护。这在全国人民都认定王振华“肯定干了那事儿”的大气氛下,陈大律敢于“逆流”而行,真不愧大律的名号。

然而,同为法律人,很多同行并不认同陈大律对此案辩护的观点,主要是此案并不太复杂,案情比较清楚明了(陈大律当然会认为不清楚明了)。

据王振华交待,他没有猥亵儿童,他只是和小女孩在房间里谈心⊙ω⊙,小女孩阴部撕裂,是小女孩及家长栽赃陷害,至于事后转账十万给中间介绍人这么容易查实的事,也一概否认。作为一位久经庭审的大律,居然全盘接受,坚持认为王犯无罪,真是让人无语。

陈大律真的会认为,王犯让中间人从江苏带来陌生的九岁小女孩,自己在五星级酒店开好房间,就是为了和小女孩促膝谈心?真的会认为王犯无罪?陈大律如果真心这么认为,倒也罢了,充其量说明其是个法律草包,与个人品行无关。如果陈大律内心里已经认定王犯是个人渣,猥亵儿童犯罪没跑儿,但仍然指鹿为马,颠倒黑白,那他无疑就是法律“奸人”,其多年经营的冠冕堂皇的名号恐怕离“摘牌”也就不远了。

也许有人说,律师的职责就为当事人利益服务。但是,根据我国《律师法》规定,律师的职责是:律师担任辩护人的,应根据事实和法律,提出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无罪、罪轻或者减轻、免除其刑事责任的材料和意见,维护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合法权益。

划重点,律师辩护,首先要根据事实和法律,其次是维护当事人的合法权益。当然,事实是个啥?合法权益在哪里?往往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律师和当事人站在同一立场,为当事人辩护,即使其观点明显违背事实,为当事人争取本不应获得的权益,只要在程序上没有瑕疵,事实上也无可指谪。

然而律师辩护终究应该有底线,不是为当事人争取的利益越多越好,更不是颠倒是非,强辞说理,而是保护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免受不当刑事追究,依法维护其合法权益。从这个角度讲,让犯罪人罪有应得,既是法庭上各方的共同的责任,更是法律职业共同体的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