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据最新的数据,广州律师人数已超过16000人,最近几年基本以每年15%左右的比例增长。这也基本上符合司法考试的通过率,10%多点再加上每年从公检法、企业出来做律师的人数,基本上每年都净增长1000多人。

这两年政府力推公职律师,因此公职律师增长速度也很快,因为公职律师不用实习,拿到法律职业资格证后内部走流程,快的话半年左右执业证就可以到手。因此,现在机关内过了司法考试的公务员基本上都申请了公职律师。

从性别比例看,男律师占比59%,女律师占比41%。虽然近十年来广州女律师比例持续攀升,而且每年进入律师行业的女生比例一点不比男生少(看看有多少女律师助理就知道了),但律师男女比例依然有一定差距。个人分析,原因主要有几个:一是男生留在律师行业的比例一直高于女生,律师行业的高挑战、高压力和高风险,并不适合多数女生,不少年轻女律师本身就是为了增加就业筹码,拿证不久就注销转行了,如考公务员、跳到甲方或从事其他职业;二是家庭原因,毕竟律师是个手停口停的行业,不少女生是因为结婚生娃的原因离开;三是如今律师人数持续增长,行业竞争激烈,独立执业的巨大压力也令不少女律师最终改行。需要说明,这里并无性别歧视,只是为了分析问题。另一个对比则是,法院系统的女法官比例近年持续攀升,男法官比例倒是不断下降。大家不妨细品。

律师的年龄数据也比较有趣,因为如果按照司考历年来相对稳定的通过率,各年龄段的律师比例应该比较平均,但实际上却是31-40岁的律师比例明显高于其他各年龄段。同时,在近几年司考热度很高的背景下,30岁以下的律师的比例却并不高,甚至不如41-50岁和51-60岁年龄段。个人分析,主要原因还是因为律师行业淘汰率高,大环境对于新人律师一点也不友好,律师助理和授薪律师普遍收入不高,横向比较金融地产、互联网等也毫无优势,因此不少年轻律师如果无法独立执业,很快也会转行。与此同时,不少人有了一定基础积累后,又会回流律师行业,这也是31-40岁律师比例最大的原因之一。

再来说说广州的律师事务所,根据数据,数量已达到756家。普通合伙占58%,其次是个人所占27%,分所也达到13%。从分所高达96家看,广州的法律服务市场也是吸引了各路群雄角逐,其中又以京沪所居多。

从人数规模分析看,3-10人的律所多达376家,占比近50%;少于3人的也有79家,11-20人的有142家。总体上20人以下的小型律所多达597家,近80%。可见律师行业还是以单兵作战为主,20人也是律所发展的一个坎。

同时,百人大所也有26家,其中人数前十名的律所依次是广东广信君达律师事务所、北京市盈科(广州)律师事务所、广东法制盛邦律师事务所、北京大成(广州)律师事务所、广东金桥百信律师事务所、国信信扬律师事务所、广州金鹏律师事务所、广东天穗律师事务所、广东格林律师事务所。这十家头部律所的律师总人数超过3000人,接近广州律师总人数的20%。

其中广信君达是广州人数最多的律师事务所,其前身是由原广东广信、信利盛达、安道永华三家律所于2012年合并而成,据说是由有关部门促成组建,以抵御京沪律所的大举挺进广州市场。盈科则是众所周知的“宇宙第一大所”,2010年进入广州后急速扩张,曾一度成为广州律所领头羊,据说很多外地律师来广州执业都是从盈科开始。法制盛邦也是一家有故事的律所,搬到现在的太古汇也和当年的故事有关。

言归正传,从数据看,上述广州律师业的三驾马车地位短期内难被撼动,这些超级大所的合伙人能拿到许多高端业务,因此能雇佣更多的授薪律师和助理,使得律所规模也在不断扩张,“二八定律”也是这样进一步凸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