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喝出来”的官司,谁担责?

2020-06-01 21:35上一篇:微博微信聊天记录可作为打官司的证据?别急!律师有话说…… |下一篇:让司法更亲民 让诉讼更便民

近日,富源县人民法院营上法庭在当地大坪巡回审判点开展阳光司法庭审活动,成功调处一起同村好友相约吃烧烤饮酒致死纠纷。

死者耿某与被告耿某甲、赵某甲、赵某乙、王某同是大坪村委会板吉村人。2月13日,因疫情防控长期宅在家中的耿某与被告耿某甲、赵某甲、赵某乙、王某几个朋友相互邀约各自提供食材和薪火到野外吃烧烤散心,耿某、耿某甲、赵某甲、赵某乙、王某便一起吃烧烤饮酒到22时左右结束,后各自回家。当夜耿某突发疾病,凌晨4时被其父母送往医院救治无效死亡。

法庭审理和庭后交流中,死者家属的斥责、同饮被告的委屈、旁听群众的同情相互交织在一起,有的主张人命关天、死者为大,死者家属请求应予支持,有的赞同被告好心相邀,交流感情,不能强加义务,有的惋惜死者不听劝阻、执意而为,应自负其责,有的调侃以后吃饭,相互之间没有签保证书就不喝酒,众说纷纭、莫衷一是。

本案的几位被告是否存在过错?过错包括故意和过失两种情形。审判实践中,故意通过灌酒、劝酒、敬酒造成对方伤害的情况,相对较少。因此,关键在于判断共同饮酒人是否存在过失。

耿某对自己的酒量应有充分了解,应当认识到过量饮酒给自己带来的危害,且饮酒与否及多少主要由其自主选择和决定,但其不顾自己酒量大小,过量饮酒导致突发疾病的行为与其死亡后果之间具有直接的、主要的因果关系,应对自己的行为所造成的后果承担主要责任。

共同饮酒人四被告未尽到劝阻、照顾、救助义务也没有对其进行必要的护送或通知其家人等相互保护义务,对该损害后果的发生存在一定的过错,其行为与耿某的死亡后果之间具有间接的、次要的因果关系。客观上也正是四被告的行为和耿某过量饮酒后突发疾病间接结合导致了耿某死亡结果的发生,四被告应承担相应的过错赔偿责任,且四被告共同邀约,难以确定各自责任大小,应平均承担赔偿责任。

鉴于耿某对自身死亡后果承担主要责任,四被告并未直接实施侵权行为致耿某死亡,其家属主张的精神损害抚慰金,法院不予支持。

梳理了归责原则和双方的责任大小、范围之后,承办法官在庭审中对双方当事人释明,经过法庭和村委会调解工作人员耐心细致的释法说理,达成耿某甲、赵某甲、赵某乙、王某各自赔偿耿某父母因耿某饮酒死亡造成的相关经济损失1.6万元并当庭给付。

编后:逢年过节,亲朋好友欢聚理所当然,但喝酒、劝酒应适度,否则事与愿违,甚至酿成悲剧,该案的发生再一次告诫人们:聚餐有风险,共饮需谨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