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烟台杰瑞集团前副总裁鲍某涉嫌性侵养女案,已经持续发酵一段时间。但我相信检察机关一定会彻底追查,还原真相和主持正义。而且作为法律学习者,对这样的刑事犯罪依然要持续反思,理解我们所处的社会和它的弊病,并且用自己的力量去改善或解决这些棘手的难题。

一、一个资深法律人知法犯法,而且被害人是以养女为借口而被其控制的豆蔻年华的少女。刑法关于强奸罪的司法批复潜在的问题就在于给了有权有势者逃避严厉制裁的空子。性侵幼女案包括继父/养父甚至生父性侵女儿案,实际上并不少见。中外皆有。但为何本案会引发如此高的关注度?是因为鲍某的身份:同时具有中国律师执业资格和美国联邦最高法院出庭律师资格、西南政法大学兼职教授、上市公司高管,履历非常光鲜。

二、本案对传统犯罪学认为强奸罪更可能发生在“底层人”中,比如贫困找不到妻子的人,在外务工常年性需求得不到满足的人……的理论提出了严重挑战:高学历、高素质、高阶层的人,同样可能实施强奸这种“最底层”的犯罪。通俗的说:强奸犯罪与学历无关,恐怕与犯罪人心理和人格的关系更大!

三、学习过犯罪学的人,最后都可能会有点“悲观”:某些犯罪是不可避免的,甚至会在某一阶段、某一群体中呈现高发态势。犯罪之于社会,如同疾病之于人类,是永远伴随的,是共生的。人类不可能消灭疾病,唯一能做的就是与疾病相伴。社会不可能没有犯罪,唯一能做的就是与犯罪相处。

四、上述结论看似悲观,但实际上更加务实:既然犯罪永远会存在,那就不要对刑法尤其是刑罚抱有太高的期望值,就好比你不能期望药到病除一样。然而,普通民众也好,立法者也好,司法者也好,却常常犯这种尝试性错误:只要加大惩处力度、严厉打击,就能起到一般预防和特殊预防效果。想想我们耳熟能详的“执法必严、违法必究”、“微博审判、死刑起步”、“不杀不足以平民愤”等等宏大的口号,你就知道我们对惩罚、刑罚尤其是死刑抱有多高的不切实际的期望值。

最后,对犯罪现象的分析,不能仅停留在朴素的价值观层面上,振臂一呼,判死刑,那是吃瓜群众的事儿,法律人无论何时都应保持理性,保持理性的方式之一就是不抱不切实际的幻想,应认识到“任何一个社会科学和社会制度都是有局限的”,我们要有超越自我和个人需求的信念和价值观。

希望我们的法律人都能够坚守正义的底线和自己的良知,能够为遭遇非正义的人带来正义之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