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有律师替鲍毓明辩护,意外吗?其实律师不是你以为的颠倒黑白

2020-04-19 12:30上一篇:最高法裁判传递的重要讯息:城中村改造未必是征收性质! |下一篇:习水县驻广东深圳工作站:党建引领公共法律服务,双向共管三方联动见成效

我觉得大众对律师一直有个误会,认为律师就是收了钱,颠倒黑白,黑良心为犯罪分子脱罪的。形成这种偏见,不仅是大众朴素正义观的原因,还有很多香港影视作品的“铺垫”。比如以世纪大盗张子强案为原型的这个影视作品:世纪大盗张子强案把一个为了钱,颠倒黑白的律师形象,演绎得活灵活现。

看影视作品当然看得爽,加上配音和剪辑,很容易形成大众对律师的刻板印象。就像看《亮剑》里的李云龙,巴顿将军式的人物形象,看得大家爽,还深入人心。可是我党如果那个年代,真有纵兵抢粮的团长,恐怕……所以香港的一些影视作品,很容易给大家留下对律师的偏见。

而大众对律师的真实生活情况又不甚了解,很多人一辈子都没见过律师。以至于很多大陆的人提到律师,都觉得他们是港剧这样的形象,为钱黑了良心。其实在大陆真实的法庭中,是与这种港风影视作品相去甚远的。且不说辩护理由,仅仅在法庭上站起来走动,煽动和扰乱庭审秩序,法官直接会用庭审指挥权,让该律师歇息几天。

张子强最后在大陆的庭审是这样的:聘请57名律师仍然判处死刑不是说在大陆律师就“没用”。而是律师只能守护犯罪嫌疑人的合法权益。把不是他的罪,从指控中摘除出去。不能因为大家觉得一个人是“坏人”,就把他没做过的事情强加在其身上。因为这不符合罪责刑相适应的原则。举个例子似乎更容易理解。就像有一天因为肚子饿,你偷了一个女孩的钱包。女孩带着凌乱的衣服报警,指控你盗窃,还猥亵了她。大家都觉得你是坏人,不允许律师们为你辩护。

可是他们忘记了,你只应该承担盗窃的责任,而不应该承担猥亵的责任。因为你根本没有做过这件事!不能因为大众觉得他是坏人,就让他承担不属于他的责任。因为如果这种风气发展下去,是否别人觉得你是“坏人”,就可以指控你各种罪?这就不是司法了,上位者欲加之罪,可以随意指控下位者,百口莫辩。这不是法治,而是人治。律师维护的是合法权益,也就是把不属于这个嫌疑人的罪,摘除出去。

对于这个例子,律师就是对猥亵部分,进行辩护,表示犯罪嫌疑人并未进行猥亵。对于确实是犯罪嫌疑人做的罪行,比如这个例子中的盗窃,如果证据确凿,律师反而一般都会主动建议嫌疑人认罪认罚。当然,如果证据不足,那就有可能犯罪的不是这个人。即可能抓错人了!律师们自然更应该为嫌疑人辩护,守护他的合法权益,即便网民们都觉得他是坏人。抓错人了,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有可能你某天下班,或是放学走在路上。碰巧经过案发地,就被当做嫌疑人抓起来。这个时候大众还不允许律师们为你辩护,他们觉得“证据确凿”,你就是坏人。

谁替你辩护,谁就是无良律师!这事儿真有,说个有名的:聂树斌案。当初大众也都说“证据确凿”,“就是他”,“这个人贼坏”,“人肉那个为他辩护的无良律师”!结果,这么多年过去,才知道犯罪者另有其人。当年叫嚣证据确凿,该判死刑,不该有律师为他辩护的那群人,却着闭嘴不说话。反正失去几十年青春的,不是他们。他们只用狂欢,不用承担任何责任。即便是参与过人肉辩护律师的行为,即便曾阻止律师们为他辩护。也就是说,不能因为大众觉得一个人有罪,就不去帮他辩护了,《乌合之众》这本书,把社会上的从众心理已经解剖得很细致了。

毕竟,证据不足的冤案,一旦判决。就被关进监狱数十年。这谁顶得住?如果当初碰巧路过犯罪地的那个人是你,你咋整?律师并没有通天之能,更不能颠倒黑白。如果真的是铁证如山,证据确凿。至少在大陆没有任何一位律师,能够令犯罪嫌疑人脱罪。当然,司法上的铁证如山,与网民嘴里的铁证如山不是同一个东西。很多网民都没有参与侦查,更没有阅卷,更别说了解事实真相。很多时候只是揣测,或是跟着自媒体的风罢了。

律师能够改变的案子,虽然在网民心中的铁证如山,很多时候在司法上其实漏洞百出。比如强奸案现场的一个戒指,很多自媒体会带节奏,网友们会狂欢“铁证如山!他的戒指在这里!死刑!就是他!”但是从司法上来看,单独一个戒指,什么也不是。可能路过的时候正好在当地弄丢了;也可能是女方为了陷害他,自己想办法弄到的。何况生活往往比小说更加玄幻,这个戒指若是不小心从主人手指滑落,顺着一栋大楼的窗户滚下来,然后顺着半条街滚到犯罪地的,也有可能。

某些杠精提问:如果证据不充分呢?律师让他脱罪了岂不是无良黑心?答:证据都没有,就可能不是这个人干的啊!当然应该放掉,或者补充侦查。不然判错了你负责?打个比方,人家一个姑娘指控你强奸。有且仅有你的衣服碎片。这叫有“证据”,但是不够“充足”,这个时候就给你定强奸罪,你冤不冤?

说到最后还是一个道理:律师没办法颠倒黑白。律师只能摘除不属于嫌疑人的罪行,让他受到的判决合理与公正。说得更高尚一点,律师的存在是维护法治和正义的。有律师,判决才能更加公平公正。所以你以为刑辩律师们在“颠倒黑白”,其实律师只是在拉回嫌疑人合法的部分。该是他的罪,仍然会由其承担。如果有律师担任鲍毓明的辩护律师,并不是一件耻辱的事情,更不应该谴责。正是控辩双方来回拉扯,还原事情的真相,法官才能合理定案。这才是合理与正义的法治。至于那些香港影视作品里的律师们,看看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