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向刑事辩护大律师必备的基本功

2020-03-27 15:45上一篇:蒋姓股民向ST凯迪发起索赔 李修蛟律师接单 |下一篇:方姓股民向延安必康发起索赔 张云律师接单

“在国家开始’刑事辩护全覆盖’试点前,刑事辩护率确实没有多大增长,部分地区甚至副增长”廖宏浩律师坦言,从事着繁重的阅卷工作、奔波在远离城市的看守所间会见当事人、一锤子买卖、收入偏低这些都是目前国内刑事辩护律师的标签。刑事辩护既不可能发财,也不可能靠刑事辩护积累客户资源。廖宏浩律师在刑事辩护领域一干就是十几年,靠的就是热爱和信念。廖律师一直说刑事辩护律师是半体力半脑力工作,辛苦是必须的,要做好刑事辩护需要扎实的基本功,在国内做刑事辩护必须首先做好阅卷工作。

为什么说刑事辩护是体力活呢?廖律师解释说,因为看守所大多数都建在郊区,很多地方都远离城市文明。廖律师在刚入行时,跟师傅在北京丰台区的看守所驻点,每天坐最早班的公交车要坐两个小时没点体力还真坚持不下来。还有一次到德州去会见当事人,第二天要赶回北京开庭,当天德州已经没有大巴回北京,经人指点需爬到一处高速桥上,最终靠挥舞衣服截停济南或青岛的大巴才回到北京。廖律师自嘲说:搞得灰头土脸,难道不像“司法民工”吗?

其实这些体力工作对一个刑事辩护律师而言都是小菜一碟。真正熬人的体力工作是阅卷。律师和律师不同,廖宏浩律师这么多年的刑事辩护工作成绩斐然。多次取得重大减刑(减十年以上)的判决,最重要的是廖律师能获得无罪判决的好成绩。廖律师认为这些成绩靠的就是扎实的阅卷工作。刑事案件的卷宗有多少呢,一个大型的刑事案件,比如大集团公司参与的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件,有的受害人就达到上千人,这种案件的卷宗起码上千卷;如果你是给非吸案件的首要成员(总经理、副总经理等)辩护阅卷的数量就高达上千卷。廖律师介绍,这类案件一个主办律师带两个助手完成阅卷都要近一个月;阅完卷后还要制作思维导图,再找出其中的可辩点,根据这些点去设计辩护思路组织辩护证据,花费的时间可想而知。这也是近年来廖律师坚持每年接手大型刑事辩护案件不能超过六件的原因。

廖律师结合2017年手上的一起无罪辩护案件介绍了扎实阅卷的重要性。2016年秋,有一个经济诈骗案件,当事人一直说自己是冤枉的。但是证人和资金流向都指向这位当事人。由于对自己的合伙人十分信任,这位当事人也没有做任何防范,就连被害人的汇款都直接给了这位当事人,但是他本人仅仅是做了一个介绍人的工作。这个案件检察院一直认为这位当事人的说法是在说谎,因为真正的犯罪嫌疑人事先做好了准备,也和其他嫌疑人结成了攻守同盟,一致指证这位当事人。

面对几百万的金额和可能判处十年以上的刑期,这位当事人本人都想到放弃。廖律师最初也不能肯定到底谁的说法是真实的。因为刑事案件中,谁都会为了保全自己而编造事实。根据实践经验只能在口供和事实证据的矛盾中找出蛛丝马迹。这个案件的卷宗也多达上百卷,经过细致的阅卷工作,发现被指控的当事人和真实的嫌疑人(案卷中为证人)的说法完全不一致,很多相同的事件在时间、地点和参加人员上都不同。这就给案件的辩护带来了突破口,廖律师先是通过走访等形式确定了地点的特征、特定时间当事人不在现场的证据和相关茶室的消费证据。然后申请相关人员到庭质证。经过仔细的询问,有些证人前后矛盾,在法律的威慑下最终说出了实情。发现这个案件另有重大隐情,并发现其他犯罪的线索。最终涉案当事人被无罪释放。

廖宏浩律师说,刑事案件的成功辩护靠的是扎实的工作,包括阅卷和取证等工作,这些工作都繁重而枯燥;口若悬河的表演式辩护只能是电视剧中的桥段。廖律师以自己十多年成功的辩护工作经历说明,目前国内的刑事辩护虽然很不容易,但是只要将工作放在细微之处,确实找出案件证据和指控的矛盾所在,法院还是能作出公正的判决的。

廖宏浩律师认为刑事辩护律师这些工作最大的困难就是国内律师在调查取证方面权利太少,而且还有极大的法律风险;相信随着法治社会建设的进步,刑事辩护全覆盖的推进,相信一切都会越来越好,无罪判决也将不再是凤毛麟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