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联邦律师:刘强东犯错之后至少做对了一件事,而且非常关键!

2020-03-17 14:04上一篇:斯黛拉和叶东烈在一起,默默守护的何律师怕是要心碎 |下一篇:律师会见难、取证难怎么办?最高检将开展专项监督来保障

旷日持久的“刘强东在美涉嫌性犯罪案”,随着美国检方决定“不予起诉”,终于尘埃落定。

透过美国检方、刘本人和律师发表的声明,事件来龙去脉已大体清晰。刘强东在事发当天的行为,公众自有道德上的判断。

但是,从法律专业上来看,这起中美舆论投入巨大关注的案件,到底留给人们怎样的思考呢?

张军在美国从事律师工作将近三十年,代理过众多刑事诉讼案件。他告诉荔枝新闻记者,任何一位美国刑事辩护律师,都会要求他的客户“全程保持缄默”,不要私自对外发声。因为任何一句不慎的言辞,都可能被公诉方利用,当做起诉的证据,有时甚至彻底扭转案件的走向,无法挽回。

类似刘强东案,从民间到市场,从中国到美国,关注度如此之高,数个月的时间里冒出了各种各样的说法、推论,有些或许真实,但更多可能是捕风捉影。任何人面对这些压力,都会冲动地想解释,想辩解,更何况刘强东本人承受的压力已不仅仅来自媒体舆论。

张律师根据经验判断,辩护律师应该给了刘强东“非常充分的专业建议”,而刘本人及其团队高度合作,无论媒体报道多么不利,自始至终没有擅自对外发声。在律师界,这样的客户可算是“非常克制”。

有网友认为,声明中把刘案中的那位女性称为“victim”(意为受害者),就是认定她是受害人,只不过缺乏证据将凶犯定罪。

还有网友认为检方说“profound evidentiary problem”,前面的形容词“profound”意思是“深刻的,彻底的”,换言之就是“检方还是有点证据的,但是不够实锤吧”。

“不叫她受害者,那总不能叫加害者吧,说她是victim,既是为了保护隐私不直接点出女方的名字,也是好在文中与嫌疑人区别开啊。”

“严重性犯罪的量刑很重,可是定罪的门槛同样很高,没有百分百确定的证据,控方怎么能说服那十二位逻辑思维正常的陪审团团员呢?”

总之,张律师认为,明尼苏达检方声明中的措辞,在美国的法律文书中很常见,没有值得玩味的文字游戏。

看过检方、律师以及刘强东本人的声明,张律师觉得,在在做出结论之前,检方和刘强东律师进行过沟通。否则,很难想象,当检方报告一出,第一时间刘强东律师发表声明,刘强东也公开致歉。”

作为美国华人中非常活跃也颇有影响力的著名律师,张军对刘强东一案保持高度关注,曾在案发初期,通过荔枝新闻作过多次法律专业点评。

张军说,他们完全是根据法律和证据的指引在办案,“有多少证据就说多少话”,前后花了三个月,投入了大量人力物力去调查,可以想象卷宗就多得数不过来,但最后综合判断还是放弃了公诉,这个严格遵守法律价值和注重程序、证据的精神,值得敬佩。

“刘强东案的经过已经愈发清晰,这就是一个普通案件,之前各种阴谋论的假设和怀疑,也应该随着本案终结而烟消云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