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中国律师最真实的现状

2020-03-15 13:34上一篇:市检察院出台十项措施,保障律师执业权利 |下一篇:世界律师大会为何在广州开?答案在这里!

每一名执业律师,都要通过十年寒窗苦,进得大学或通过自学考试、函授等拚得个文凭,然后再通过中国最难的考试,取得律师资格证,还要通过一年实习取得正式律师执业证。

正要为律师这个崇高而伟大的事业奋斗终身时,才发现原来自己除了有个律师光环以外,社会地位和待遇就和下岗工人一样,甚至不如。连一分钱的保障都没有,一切都得从零开始打拼。

按北京、广州、上海、深圳、南京等大城市的统计,律师80%收费集中在20%人的手中,而90%以上的业务是人人可做的,但就是做不到。

很多从内地来闯深圳的律师,甚至连吃饭、房租都成问题。“律师太难,刚开始干,活下去都很难。”可能是最经典的一句话了。

中国的律师的穷富两极分化现象越来越严重,明显地形成了穷律师和富律师阶层。为什么中国的律师业经过二十多年的发展会出现如此境况出现如此大的反差,为什么做一个律师开始是这么的难?

《中国律师》杂志总编刘桂明《中国律师何处去》是这样描述中国律师的现状的:“现在,我国全国律师业务的收入,仅仅相当于西方国家一个律师事务所的水平。比如说美国的贝克·麦肯思事务所,像这种律师事务所它一年的收入,就是十亿美元,也就是说我们国家所有律师的收入才等于人家一个所的收入。

在我国,一个中小城市律师事务所的收入,相当于大城市一家律师事务所的收入。有时候一个省所有律师的收入相当于北京的一家律师事务所的收入。

我国的律师首先是从国家对律师行业的垄断开始的。刚开始所有的律师都具有国家干部身份,拿着政府的奉禄干事。律师事务所也是独此一家别无分店,国办所垄断了所有的社会资源。

随着律师体制的改革,这些资源自然就转移到原国办所的律师个人名下,现在大部分成功的律师都是从那时候成长发展而来的。近水楼台先得月,因身份和时间的原因,他们优先获得了律师业本就有限社会资源。

有很多人是出于对律师职业的爱好,并有良好或者特殊的社会背景或者家庭背景的人,能迅速获得丰富的社会资源,在律师这个行业中很快得以发展。

更大部分的律师是通过在这律师行业里面近十年的打拚,积累下了丰富的社会资源,在近几年取得以快速发展,这是目前律师队伍中的生力军。这部分律师大都是在92年南巡讲话以后步入律师行业,抓住了国家经济大发展对律师需求急速澎张的契机。

还有一部分是以自身卓越的专业特长和迅速形成的个人影响力得到某一行业或部门广泛的认可,而得以快速发展。

由于律师先行者们将有限的社会资源都垄断、瓜分,后来的律师想在其中分上一杯羹,需要比先行的律师付出更多的艰辛。

就像外科医生一样,学完大学本科取得医师资格后,还必须经过数年临床实践才能独立完成操作。律师也是一样。

按本人在法院工作的经验,把一个刚刚从学校毕业学生培养成一个独立办案的法官,一般需要三年时间,而且必须是勤奋好学那种人才可以。

法院不用担心案源,天天手头上都有案件在转。而律师就几乎很少有这样的机会做,新律师机会就更少了,在实践中学习成长的机会少,周期自然就会更长。

律师是个古老的行业,在这个行业自古经营的特点主要都是借口碑相传,以转介绍获得案件。这几乎是社会对这个行业约定俗成的概念性认识,律师凭个人的力量根本无法超越,所以律师一般都要经历一个漫长的个人影响力的积累期。

一个律师完成技能和经验的积累一般需要三到五年,完成影响力的培养和积累则需要十年左右的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