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雨伞董事长深夜控诉CEO“篡权”,公司回应“法律许可范围”!

2020-05-16 10:31上一篇:生活中多一些法律思维,或许会避免悲剧的发生 |下一篇:《智能网联汽车法律法规发展路线图(建议)》重磅发布

谁曾想到保险版的“庆余年”也上演了。5月14日凌晨3时,小雨伞保险经纪董事长微信朋友圈“控诉”CEO篡权,这是阴谋or阳谋?

5月14日凌晨3点,一封来自朋友圈的“控诉信”惊醒了还在沉睡中的保险从业者。主人公为小雨伞保险经纪董事长徐瀚,控诉对象为小雨伞保险经纪CEO光耀,原因很直接——“被夺权”。

我合作5年的创业拍档光耀趁我因为更换香港永久居民身份证+疫情深港两地被封关的时机,利用公司赋予他的权力作为管理员的角色移除了我企业微信和企业邮箱的使用权限。

光耀发公司全体员工说,因为我个人身体及疫情原因滞留香港不能入境深圳,经内部董事会讨论沟通,将专注小雨伞海外及投资管理,相关工作汇报给公司CEO光耀。

回想4月当当网“抢公章”事件,及此前当当网“前任”与“现任”的夺权之战,在公司经营的道路上,“控制权”成为众多高管矛盾的重要导火索。或不甘于权下人,或感受到了“背叛”,部分公司一二把手之间的“爱恨情仇”,或许早已埋藏在日常的琐事之中。

据徐翰朋友圈内容显示,因为没有了全员可以沟通的工具,在得知此事后,徐翰便委托自己在天津的助理拉一个天津小雨伞保险经纪的微信

同时,徐瀚通知其助理蒋力用力所能及的方式通知全员:“没有我个人的书面许可,任何人不可以进入天津职场。”

据悉,成立于2015年1月的小雨伞保险经纪,徐瀚乃是创始人之一,一直以来担任董事长职务。出生于青海的徐瀚,2013年移居香港,毕业于香港科技大学,曾往返深圳香港两地经商多年。他曾被提名香港十大杰出新青年、深圳高级工商管理研究会发起人、香港亚洲青年协会会长。

与徐瀚一起创立小雨伞保险经纪的包括光耀和韩立炜两人,分别担任公司的CEO及CTO。资料显示,韩立炜曾在腾讯工作多年,光耀则曾是腾讯多款产品的负责人,两人均来自腾讯体系。

一边是熟知商业金融经营的徐瀚,一边是互联网出身、熟悉流量下运营操作的专业人才,这一组合也使小雨伞保险自成立以来,便定位在基于互联网大数据为不同人群设计专属的保险产品。

5月7日,光耀让我组织一次全员董事会,讨论公司业务规划发展和资本运作相关事宜,因为董事长才有召集董事的权力,时逢疫情,光耀改变原先预设的主题,提议投票改选董事长,在一片懵逼里,所有董事离席。今天的一切就是为了非法取得公章、财务章、营业执照,然后再逼我辞去董事长。

“我:徐瀚是深圳木成林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小雨伞保险经纪、工商和银保监会任命的执行董事,我的人事变更需要得到我们B轮融资章程里董事会一票否决人红杉中国、经纬中国、天士力资本的书面同意。”徐瀚在朋友圈中表示。

“一个核心创始人居然无法使用公司法赋予他的权力用可以取得全员沟通的企业微信和企业邮箱去和员工沟通让信息的误差最快最短传递。这使得大量员工获取混乱信息。”

徐瀚还称,光耀取得了信息差异后,委托两个同事赶赴天津以胁迫威逼的方式控制了小雨伞保险经纪财务负责人王思越,并取得公司财务章和营业执照。

从“被踢出群聊”,到“控制”相关财务负责人,这家原本有着良好发展前景的公司,何以至此?

据悉,小雨伞的前身为原万贝国际保险经纪(天津)有限公司,自2015年成立以来,获得了三轮融资。

2017年,深圳木成林科技有限公司将万贝国际保险经纪收入旗下,更名为小雨伞保险经纪。有媒体报道,光耀持有深圳木成林科技有限公司24.11%的股份,为法定代表人并任CEO,不过公司的董事长为徐瀚。

据悉,目前小雨伞已经与中国平安、中国人寿、中国人保、中国太保和阳光保险等50多家保险公司达成战略合作,且从业务板块看,小雨伞保险也开始涉足人身健康长期保险业务,紧跟时代发展的趋势性潮流。

如今,已满5周岁的小雨伞保险发生“高管内斗”事件,同样令行业震惊。对于此次事件,小雨伞官方回应称:

“小雨伞保险因公司人事变动安排,正在与董事会和管理层沟通,一切皆在法律许可范围内,业务正常运营。关于小雨伞保险的人事变动及公司发展方向,公司会与董事会讨论确定后公布。”

“人事变动安排”、“一切皆在法律许可范围内”,似乎都在诉说小雨伞的下一个新变动——人事调整。而作为董事长的徐瀚,也有了自己的“打算”:

我在疫情结束后拿到新的身份证就会回到深圳处理一切。等完事回归轨道,我会辞去小雨伞保险执行董事职务,去陪我在英国读书的女儿。我相信爱和时间会帮助我再次开启人生。

此前,华海财险董事长和董秘“内斗”事件,便已揭开公司治理问题的冰山一角。休假过程中“被辞职”,事后公开的“矛盾纠纷”,依旧是围绕权力展开。

2017年,永安财险上演的“总裁刚被解聘,董事长又被提议罢免”的戏法,同样让人记忆犹新。

一方指控“工作失职”,一方反驳弄虚作假。公司管理层的矛盾大战上演龙虎斗,逼真地反映出公司治理过程中的种种问题。

或许,更深层次地说,高管的斗争只是表象,而公司治理、股东股权问题,或许才是根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