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是我国历史上第一位女留学生,因为医学成就卓越,促使当时的美国为中国人改写了法律。

他的父亲金定元是宁波耶稣教长老会的牧师,与1844年(清道光二十四年)来中国的美国北长老会传教医师麦嘉缔博士交情甚笃。

金雅梅的童年很不幸,刚满两岁半时,她的父母因患传染病双双去世,从此她就成为一名可怜的孤儿。

1882年,刚满18岁的金雅梅,在义父的资助下,抵达美国后,进入著名的纽约公立医院附属女子医科大学。

她深知,虽然自己身世不幸,可是有义父母的疼爱,又特别有幸,非常珍惜来之不易的留学机会;

同时,从小接受西方教育的她,在目睹了祖国的落后和贫穷后,特别是女子地位低下,就想通过自己努力,改变中国女性的生存状况。

大学校园里洁白的流苏花开了又谢,每年春天都会灿烂绽放,香气四溢,金雅梅却没有时间去欣赏过。

在老师的指导下,她不仅认真学习书本知识,而且十分注重实验和各种医疗器械的使用,学习成绩一直名列前茅,受到老师和同学的一致褒赏。

1885年(清光绪十一年)5月,金雅梅以全专业第一名的优异成绩毕业,成为我国第一位毕业于美国大学的女留学生。

在紧张的临床工作之余,她依然在医学理论上进行着精深的研究,尤其在利用显微镜方面取得了优异成绩。

1887年,纽约《医学杂志》刊出了金雅梅的学术报告《显微镜照相机能的研究》,在美国医学界引起强烈反响。

她还在美国的一些医学杂志上发表过《论照相显微术对有机体组织的作用》等学术论文,提出自己在医学方面的独到见解和医疗化验技术上的新探索等,在当时的纽约医学界久负盛名。

1907年,她受天津市政府的聘请任北洋妇科医院院长,后又主持天津医科学校,亲自执鞭任教,潜心致力于医学教育事业。

将在国外学到的先进医学科学知识,及行医20多年所取得的丰富的临床经验和诊断技术,都无私地传授给学生,为我国培养了一大批医学专家,为无数老百姓带来了福音。

1934年3月4日,这位因杰出成就而改变美国法律的女医生,因患肺炎在北平医学院附属医院与世长辞,享年70岁。